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心底划过一抹难以言喻的痛楚。

    其实他知道的,她的答案在很久以前他就很清楚都明白,不管他穆以恭告白多少次,她阮颜都不会答应……

    和他在一起……

    穆以恭扯着嘴角温和的笑了。

    转身快速的将阮颜拥进怀里。

    “学长。”

    “别动,就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温润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呢喃,像情侣说着小情话。

    阮颜的身体僵硬住。

    忘记了反抗。

    许久,穆以恭在恋恋不舍的松开。

    眼神温润,“那就拿出你女强人的样子来,不要在让我看到你难过的表情,不然,我又会再次心疼的像刚才一样把你用抱进怀里的。”

    穆以恭说完在阮颜的错愕下转身放手离开。

    他真的没有勇气在呆下去,在让他呆下去,他真的会发疯的抱着她不在放手……

    他舍不得,舍不得,让他心爱的女孩受伤,可是,看着她受伤,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走进自己的房间,靠在门上,微微的闭上眼眸。

    卧室里,没有开灯,一片黑暗。

    四周阴冷,仿佛在寒冷的冬夜,彻骨的寒冷。刚才的拥抱,她的余温顷刻在还他的身上游弋。

    这么多年,他的心从来都只为她一人跳动,喜悦,难受……除了她,没人能撼动他的心……

    一个月后,顾惜城痊愈,出现在了公司。

    公司为他准备了隆重的晚会。

    地点在天上人间。

    “BOSS,今天你已经忙活了一下午了,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放松一下。”

    最近这个礼拜,顾惜城一直在拼命的工作,不分日夜,就连睡觉都在公司。

    杨助理明白,BOSS这是要用工作来强压下自己心里的思念。

    可杨助理又不明白,既然爱,为何又要如此的伤害彼此。

    “杨,把上次竞标拿下的地皮的资料通通给我。”面容清冷,低着头,刷刷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是。”

    叩叩叩。

    “进。”

    顾惜城没有抬头,但是他知道是谁。

    风中带着一股浓烈的香水。

    “有事,说。”

    “我听说你出车祸受伤了,所以我提前完成了手上所有的工作,回来看看你。”

    一个月前,白染被程佑铭安排到遥远的南非工作。其实,她可以拒绝的,但是她没有,她就想让顾惜城看看她的诚意。

    白染站着,整个人清瘦,黑了一大圈。

    “我很好,你的关心有些多余。”

    “惜城……”

    “叫我顾总。”顾惜城冷冽打断,“作为顾氏的员工,要很清楚的明白上下级的关系,在公司,没有情分,只有工作制度。”顾惜城放下手中的笔,抬眸目光冰冷,“我想我和白染小姐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叫名字的地步。”

    白染如电击般愣住。

    “让一个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出去吧!”顾惜城下了逐客令。

    “还有事情?”白小兔没有离开,顾惜城看着她眼底升起不悦。

    仅仅不到一分钟,白染就讲所有的情绪都收起来,面色平静,“顾总,对于‘真爱LOVE’的宣传已经开始,这次我们是以限量发行三千枚,来试探一下市场的接受能力,调查了百姓的喜好,然后会做进一步的追踪,根据市民的洗好,做出相应的变动,以此达到最大商业利益化。到时候的剪彩仪式,无比请顾总出席,对方的总裁和设计师也会参加。”

    “知道了,下去吧!”

    顾惜城的眸眼有些柔和,设计师?是她么?

    她要回来了?-

    “学长,这次‘时尚’的设计大赛能晋级多亏了你的帮助,我才鞥如此顺利,谢谢你。”阮颜衣着一身华丽的水蓝色晚礼裙从赛场回来。熠拿到消息首先第一个就告诉了穆以恭。

    “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我顶多就是一个陪客。”

    穆以恭微笑举杯,杯子相碰,发出好听悦耳的声音。

    “学长,谢谢你,在我最黑暗的日子里呆给我光明,有你这个一辈子的朋友,是我阮颜一生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看你说的,能陪在你的身边这么久,我都觉得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了。”穆以恭看着阮颜,“所以,你要幸福,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拿起勇气告诉他,你爱他。就算被拒绝,至少曾经努力过,一味的逃避始终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你看看我,无论是被你拒绝多少次,我到现在都没有放弃呢?”

    璀璨的灯光带着柔和的光色将他包围,白皙的肌宛若透明,微笑定格,在她的身上……

    “学长。”阮颜如鲠在喉,难受极了。

    穆以恭却微笑起来,“你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