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卫!”师傅和碧哥被我的话惊醒了过来,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儿,惊喜交加的向我跑了过来,在我面前不足一米处站定后,仔细的看了我身体老半天后,才更是狂喜的异口同声的对我叫道。

    这时候碧哥脸色上的狂喜我还能接受,毕竟和我交情深后,见到我死而复生之后,表现出这副样子是理所当然的。可师傅的表情反倒是把我吓了一跳,居然本来古板严肃的老脸上,这会儿居然老泪纵横,身体居然也不住的颤抖着,树皮般纹理的手掌不断的在我的脑门儿上轻轻的拍着。

    我本来只当师傅是看在我太爷爷的面子上,才收我为徒的,应该对我没有多少感情。可现在师傅这副样子儿是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他内心中的激动,只是他虽然平时腹黑闷骚,可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一句话儿来,我感受到师傅对我发自内心的关切,心里不由得暖了起来。这种暖不像是和小玉她们一起时的幸福感,而是我从小就没有体会过的长辈们的关怀。

    感受到来自师傅真切的关心,我不由得就想起了我以前的事儿。我本来心里一直在刻意的想要努力忘记以前的生活,因为那些回忆在我的记忆中是一片最冰冷的部分。我今年正好是本命年,生命刚过了两轮生肖的转换。我父亲他们那一辈儿,在他们人生中最鼎盛的时候,刚巧赶上经济体系转变为市场经济,年轻人都是见不得别人把自己比下去,那个时候我父亲把握住了当时的机遇,一直在外边经商以及倒腾鬼货。我母亲我是实在不想提起她,说句不好听的话儿,她不是一个好女人。

    父亲因为熬不住家里的催促,便草草的娶了一个生意伙伴儿的女儿,也就是我母亲,他对我母亲并没有什么感情,我母亲对他也是一样儿,只是父亲早年经商赚了不少钱,可以满足母亲挥霍无度的糜烂生活,所以母亲也就顺着她父亲的意思嫁给了她。两个没有感情纯粹是因为利益结合在一起的人,这是最悲剧最残忍的家庭。很不幸。我就是出生在这么一个家庭中。

    许多人说现在的生活质量提高了,但是人的幸福感降低了,其实我是非常认可这个说法的,父亲常年在外边经商,母亲起先是喜欢去逛街,随着年龄变大了一些后,又迷上了麻将这个东西,我和父亲一年见不上几面,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和母亲以前倒是每天都见面,可说过的话儿都没我和父亲说过的多。我现在的这种宅男的性格,跟他们的影响脱不开关系。

    到后来我大学没毕业的时候,我父亲由于收了一件诡异的鬼货,所以欠下了一屁股外帐,只身带着东西去甘肃那边去收货了,母亲却在得知父亲经商失败后,便直接甩手离我们而去。所以我之前一直没有真正的感受过来自长辈的关怀,更是得知小玉她们彻底与我化为一体后,心里没有多少的悲伤,反而是带着一股淡淡的满足感,这会儿感受到来自师傅的关心后,心里我一激动直接扑上去把师傅紧紧的抱住,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儿不断的哭泣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师傅见我这会儿哭的像个小孩儿,颇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只是最后还是镇定下来,手从我的脑袋上挪到我的背后,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部安慰着我。

    “好了好了,小卫子刚醒过来我们先出去吧,不要打扰他了!”我这时正体会着这种被长辈关心的感觉的时候,忽然袁天灵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微眯着自己的眼睛,眼角儿带着笑意对着我师傅说道。

    我听见袁天灵的话儿后,顿时脸色涨得通红了起来,急忙从师傅怀里挣脱出去,手足无措的尴尬的站在原地,好半天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儿,师傅也从没有在人面前表露出他这一面儿过,尤其是在袁天灵面前。这会儿情况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只是想着自己的身份,强撑着心底的尴尬,装着若无其事的向袁天灵点了点头,然后逃也似的逃出了这个地方。

    “碧哥,等等!先别走,你还没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袁天灵见师傅慌张的离开了这里,便对我说了声儿好好养伤,便也紧跟着师傅离开了。师傅和袁天灵离开后,许是觉得我现在休养为重,也抬起脚准备跟着师傅他们一起离开,只是我这还一头雾水,想知道我死了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尤其是自己现在在的这个地方到底是哪儿,便急忙喊住了碧哥,准备让他给我说说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唉,这个东西是赵孟頫留给你的,等你伤好之后,我们一起去赵孟頫坟前祭拜祭拜他吧!”碧哥听我叫住他后,忽然顿在了原地,刚抬起右脚也没有落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儿,头也没转的对我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