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起她垂在额前的发,别在耳后,嗓音温润的让苏青有些沉溺。

    苏青受不了他这般温柔,忽然靠近他吻了吻他坚毅的轮廓,“然后我想说能不能看在这个吻的份上,就让那两个女同学跟我们一起坐车,一个是聂梓云你认识的,还有一个好像是叫年玉………”

    夜玄离没说什么,倒是伸手碰了碰他自己的唇瓣,苏青一瞬间便羞红了脸颊,但她也不扭扭捏捏的,感动的抱住夜玄离的脖颈,“阿离,你真好!”

    她根本都没想那么多,倒是夜玄离竟然全部替她安排好了,有夜玄离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什么都不操心了。怎么会对夜玄离这个王八蛋,父亲口中目无尊长,狂妄自大的夜玄离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而且还那么温柔。

    瞬间听到她。

    无意识的笑,无意识的撒娇,无意识说出来的话,都是无意识的。

    有人说无意识做出来的事情,才是内心深处的自己。

    那她…………

    “青青!”夜玄离柔柔的叫着她的名字,修长的指节抚摸过她的脸庞,望着,望着他便忽然红了眼眶,“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怎么过来的,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瞬间,苏青的笑意僵在脸上。

    …………

    “放开我!”苏青忽然一把推开了夜玄离。

    夜玄离猝不及防的往后倾,青青得了自由,她一把将刚才被他丢在一旁的布包拿到怀里,目光四处转了转便看见不远处的门,她走了过去手刚碰上门把,夜玄离就忽然从她的身后紧紧的一把抱住了她纤细的身躯。

    她的心狠狠一颤。

    ,“我没了清白的身子,彻底脏了!”

    “没关系!”席亦铭紧紧抱住她,将他身上的温暖过渡到苏青身上,“没关系,我不在乎,你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未婚妻!”

    “是我懦弱,是我保护不了你,都是我的错!”席亦铭越说越激动,英俊的脸逐渐扭曲,蓦地放开苏青,转身就走,嘴里带着恨意,“我这就去杀了夜玄离了,她要迟到了。

    这样子想着苏青立即穿上了校服,从一把的挂钩上取下布包,慌乱的穿上鞋子,急急忙忙的下了楼。

    “青儿,l的女儿说什么。

    她实在忘记不了那日席亦铭将她抱回来时的场景,那肮脏的黑色衣服套在她纤细无骨的身子上,脚上套着一双不l的眼泪看见苏青清澈的眼时,一行泪忽然就流了下来,她立即拿起手中的手绢擦过眼泪。

    “………”

    苏青一愣,原本要上楼的脚重新返回到唐婉身边,清澈的眼望着唐婉,伸手抓住母亲的手,软糯糯的问道,“娘亲,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青儿做错了什么?”

    “没事,没事!”唐婉什么都问不出来,那日席亦铭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和苏文宗什么都别问,再问女儿顾忌要疯了。

    “娘亲,青青爱你!”苏青忽然踮起脚尖,亲昵的亲了亲母亲已经略微松弛的肌肤。

    。

    “我就是要娶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为什么不能娶你?”席亦铭一口气将自己掩藏在心底里很久的话控制不住的说了出来。一个麻木了,一个又总是给你做了萝卜炖排骨,可香了!”苏文宗站在门外不敢进来半步,只是直愣愣的望着女儿纤细的几乎没有的后背。

    “爹爹,我不吃了,,“青儿,你受委屈了,你遭受的事情爹爹都知道了!”

    “爹爹你看看我这个鬼样子,我怎么好下楼?”苏青僵硬呆滞的盯着自己的母亲,“爹爹,我不想下去,我吃不下,真的吃不下!”

    “好死!”苏l,看着苏青忽然布满陈年旧事的眼中,一脸愁容的盯着苏青,“青儿,是爹爹窝囊,是爹爹窝囊!”

    “你不嫌我脏吗?”苏青忽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原本忍住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我脏了,我配不上你了,我已经不是昨天那个纯洁无暇的我了!”

    明明才一个晚上,明明她还是她,她却已经自己恶心………”

    都是她在作,她不听话,如今得了这样子的下场都是她的报应,她活该。

    谁叫她不听父亲的话,谁叫她没有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抗拒夜玄离,还傻傻的以为夜玄离会娶自己。

    “别说了,别说了,l用力的搓着她的手臂,“怎么办?我脏了,我脏了,我要把自己洗干净,我要把自己洗干净,洗,洗!”

    她瘦弱的身子站在雨中,孤苦无依的模样,让席亦铭每一刻都感觉他要死了,“青青,你别这样子!”

    “的!”席亦铭刚想苏青靠近两步,苏青便又后退了两步。

    接着雨水不断的搓着她的身子,“我要洗了!”席亦铭忽然对着她坐在书桌前的她单膝下跪,一双手抬起她的手捏在手心深处,“我会对你好!”

    。

    “那我,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做你的课业!”席亦铭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眼里划过一抹失落。

    他能感觉得到苏青在逃避一些什么,但是他绝对不能在逼苏青。

    “砰————”门被席亦铭轻轻的关上,苏青手中的笔忽然停了下来。

    重新望向那,忘不了。

    所有的她以为,都是她以为。

    “夜玄离那个禽兽,我要去杀了他,杀了他!”席亦铭激动的从苏青的手中挣脱。

    玄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夜玄离的残暴,她不是没有见识过。

    “不行!”席亦铭伸手去挣苏青的手,两个人在雨中争执着,“我要为你去讨回一个公道,让他身败名裂!”

    雨水淋湿了两人的脸颊,却让彼此的心更靠近了一步。

    “难道你也想让我身败名裂吗?要是你去找他,全岭南的人都会知道我和夜玄离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以后我们一家要如何在岭南生存下去?”苏青有些的承诺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会保护你,我会对你负责!”

    席亦铭深深的无意识的举动。

    他把她苏青当做了替身。

    她和他才他的手,“夜玄离,你放开我,放开我!”

    “我做错了什么,你怎么就哭了?”

    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