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哭成这样子,至少要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夜玄离瞧见她眼中的泪水,眉头蹙紧,明明刚才他都明显感觉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好了很多,怎么一瞬间气氛降到了冰点?

    他究竟是哪里做错了,怎么让她委屈成这样子。

    “你放开我!”苏青的话音里,已经明显的带了哭腔,她用尽全力拼命的去推他的手,推拒了很久,或许是她知道自己的力气太小,她并没有在挣扎,眼底的那凄苦的神色很快就被她掩了过去。

    夜玄离紧紧的揽住她的腰际,头靠在她的肩头,微微的呼吸着闻着她身上的馨香,“你告诉我,我该怎样做?你才不会像现在这样子的抗拒我?”

    他低下幽深的眸子看着怀里的娇嫩的人儿,见到她眼底又滑出一抹泪迹,他眼底一痛,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无奈,“我该怎样做?你告诉我我该怎样做!!!”

    “好!”她微微抬起眸,让眼泪不在流出,“我要你不要在纠缠我,不要在用我父亲的事情来威胁我,算我求你,岭南的大军长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苏青一身的孤傲,她才不会告诉夜玄离她不想做别人的替身,她才不会告诉夜玄离自己差点被他骗在她的温柔乡里,差点就溺死在里面。

    “青青………”夜玄离更紧的拥住她的身子,嗓音里带着无法掩饰的酸涩和痛意,“我当然不会威胁你,因为你刚才告诉我你会试着喜欢我,试着接受我!”

    “………”苏青抬着眸望着他奢华的顶灯,眼睛酸涩的不像话。

    “但………”夜玄离控制不住的说了出来,“你刚才说要我放你一条生路,是什么意思?”

    “我要你不要在缠着我了,我不喜欢你,我做不到喜欢你,所以我想请求你放了我,放我回家!”苏青始终是才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有些话始终再也说不出口,在说出来她都觉得是在恶心自己。

    “请求?”夜玄离靠在她的肩头上,闭了闭眼,“青青,你竟然用了这种词语,你怎么能如此?”

    “你问我怎么能如此?”苏青终是忍不住,泪水噼里啪啦往下掉,她倔强的抬着头,梨花带雨的一张娇脸,楚楚动人,“我才是像问问你,你怎么能如此,怎么能逼一个对你毫无感觉的人去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

    苏青深呼吸着,努力压抑着自己,其实她更想说:“你这个骗子,我还以为你真的喜欢我,然而你都是骗我的,你这样子对我,只是想让我做替身,你这样子你让我怎么喜欢你?我苏青这一生都不可能做别人的替身的,你的花言巧语我差点就都信了!”

    “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夜玄离在她的耳边低声低喃,“强扭的瓜甜不甜都跟我没关系,我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只要我爱的你在我身边!”

    “………”苏青停顿了一下,冷冷的笑了起来,“可以了,这种话你还是留着跟别人说吧,我苏青消受不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