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续:

    一千零八年,他等了她一千零八年。

    一千零八年前给她树立的墓碑,在昨日忽然随着茂盛的梨花片消失,他知道她回来了。

    夜玄离漂浮在云空中,低眸望向地面。

    繁华的街道,男人的头发不在留着长发,变成了利落的短发,女人们不在梳着层层裹裹的发髻,而是长发随便扎起两个辫子垂在胸前,还有些是扎起来的,很是古怪,尽管万分不适应他也落了下来,一落到地面,他手上便多了一张白色的看片,上面清晰的写着:夜玄离岭———南地区军长

    这便是他这一世的名字和身份。

    身上暗黑的战袍一落地变成了一身深蓝色的西服,一头摸地的黑发也瞬间变成利落的短发,他走出毫无人烟的巷子里,融入那繁华的街道中。

    -

    “娘,你快随我来!”一个娇俏的女子,身穿了一身白色的校服,上衣是旗袍式短款的,下身是一条青色的裙子到膝盖上,脚上套着一双白色的棉长袜,长袜外是一双精致的小皮鞋,她扯着母亲走到卖首饰的摊子前,拿出一只镯子在母亲面前晃悠,“娘,你看看这镯子好看吗?”

    “青青,你父亲告知我不能带你出来,你怎么还强行带着我出来了?快些回去,不然你父亲回来,你便要被你父亲揍了去!”苏母一脸担忧,从青青的手中拿过镯子放回原摊子上。

    “娘,这些年外面已经很是平静了,你和爹爹为何还不许女儿出来?”苏青很是不满,任由母亲怎么推都推不走,从摊位上重新将镯子拿了出来,“娘,娘,你看这镯子可好看?叫爹爹给你买好不好?”

    “青青,你乖些,快些回去!”苏母又要去抢镯子,不料被女儿一把抓住了手腕,从她的手上套了进去,苏青见这镯子这般合适于母亲她便笑了起来,“娘,你看看,女儿这般会给你挑礼物你高不高兴啊?今日是你的生辰,女儿出来是为了要给你买礼物,为何你还这般不高兴啊?!”

    “青青,如今外面表面平静,但实则很不安全,所以你爹爹和娘才不想让你出来啊!”苏母心疼自己的女儿,但又要为女儿着想,她家先生是岭南的副军长,很多人对他都很是不满,所以………

    “好吧,好吧,娘那你给钱,我们便快些回去吧!”她巧笑嫣然的望着母亲,笑的很是灿烂。

    不远处站立着的男人,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双眼直愣愣的盯着苏青母女的方向,一行泪缓缓的落了下来。

    是她,苏青。

    真的是她。

    她果然回来了。

    慢是慢了些,但终归是回来了。

    他毫无知觉的一步一步向她走了过去,当他走到摊位的时候,明明刚才还在这里的人儿便不见了踪影。

    深邃的眸光四处琉璃,可是却再也见不着她的人影,他站在原地患得患失的心里瞬间将他攻略蓦地他四处望来望去的喊了起来,“苏青———”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