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青在和母亲会宅子的路途上,听见有人在喊她,她立即停了下来,“娘,娘,你听,有人在喊我呢!我得回去看看!”

    苏母以为是苏青又在她眼前耍什么把戏立即紧抓住苏青的手,“青青,你别在顽皮了,娘亲根本没有听见有人在喊你!”

    “娘———”苏青被母亲扯着往前走,眼睛总是往后看,她就是听见有人喊自己了嘛,“真的有人喊我了!您怎么就不信呢?”

    “不是娘不信,是真的没有人喊你!”

    “哼!”苏青气不过,急匆匆的往前走,头也不回。

    一到家中,就看见苏文宗从楼上走了下来,看见他们母女便开口说道,“夫人,今夜我要宴请即将上任的军长,你盯着下人让他们好好准备,可不能怠慢了这军长!”

    “爹爹,爹爹!”苏青放开母亲向父亲走了过去,一把挽住父亲的手,嘴里振振有词的道,“您做这副军长也都好些年了,为何不升您当军长!”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莫管这些事情,好好读书!”苏文宗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宠溺极了。

    “爹爹,你真坏!”

    “怎么了?”苏文宗有些发懵。

    “您不仅不让女儿管您的事情,您还将我娘的生辰给忘得一干二净!”苏青撇了撇嘴,“您怎么当别人丈夫的啊,难怪升不了军长!”

    “青儿!”苏母吓的立即吼了起来,“怎么跟你爹说话的?”

    “明明就是嘛!”苏青低着头,不看母亲那生气的眼光。

    “青青,当军长是很风光,但是爹老了,带不动兵,管不了军中事物了,所以爹就没升军长,不过你放心爹啊一定会给你和你娘亲过好日子的!”苏文宗很是疼爱这女儿,对女儿说过的话也没有很在意,继续摸着女儿的头,“青儿,今晚那军长来,你可不要给那军长使脸子啊!”

    “爹爹,那人都还没有上任呢,你怎么就左一句军长,右一句军长的?”青青的不满全写在脸上。

    “你这丫头………”对女儿苏文宗很是宠溺,转眼望向自己心爱的夫人,“夫人,今日你的生辰,我给你备了礼物,你快随我上楼,我将礼物拿给你!”

    “老爷………”苏母感动的眼眶都红了,他这丈夫,她虽只生了一个女儿给他但他对她从未不满过,甚至对她越来越好了,她每年的生辰也好,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也好,他都记得很清楚。

    “哎呀,娘!”看母亲眼眶红了,青儿丢下父亲,往母亲跑了过去,“这好好的生辰,你红眼眶干啥啊?走,走,快去看看苏副军长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是啊,上楼看看,夫人你一定会好生喜欢的!”苏文宗附和着说道,望着夫人红了眼眶,心疼的不得了。

    “走啦,走啦!”青青一手挽着父亲,一手挽着母亲便往楼上走去。

    到了父亲母亲的卧房,瞬间青青便被眼前的光景给吓的惊叫了起来,“哇,爹爹,我也要,我也要这样子的礼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