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过期不候!”说完他站起身来要走。

    青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原本要脱口而出咒骂的话,最终堵在了嗓子眼,终究还是还没有说出口,最终只是认命般的说道,“不用三天,我现在就给你答案!”

    “说!”夜玄离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张了口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并不想让自己的人生毁于一旦,也不想让父母各奔东西,也不想让这个家散了,比起父亲母亲,比起这个家,她自己算什么?

    总之都是要嫁人的,但是她怎么会这个恨眼前的男人,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要你把自己给我,从今以后我护你苏家周全,我不仅不会把你爹私吞公家百万公款的事情抖出来,更不会将他在外………”他暗哑的嗓音阴沉的像个魔鬼。

    听得青青浑身都在颤抖,她怕他在说下去,立即吼了起来,“别说了!”

    “你答应了?”见她这样挣扎的模样他又何尝开心,但,他不想让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更短,恨不得天天每时每刻都与她腻在一起,尽管现在的他们,只剩下他一个情深。

    他已经等不起了,这次才相遇,他就已经害怕在分离。

    他在无数个千年暗无天日的时日里,早就磨光了他仅有的温润如玉,想对她温柔些的,怎么就做不到?

    最后还成了威胁她的人。

    青青不停的呼吸,只要不把父亲私吞公款的事情抖出来,只要娘亲不知道父亲在外头养了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他们的家还能保住,为了这个家,为了母亲,为了父亲,她都应该………

    但她漫长的人生呢?

    就这样子毁了吗?

    “我……我不能将我………”青青一顿,最后说道,“将我的一生都耗费在你的身上,给个期限,我总要………”

    “你说什么?”蓦地夜玄离一把将她推在凉亭的木柱子上,固定住她的身躯,深邃的眼盯着她,隐忍着怒气。

    明明知道她现在没了记忆。

    明明知道他们现在是重新相逢。

    明明知道现在的她对自己毫无感情。

    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发怒,“为何不能将你的一生都给我?”

    他早已经将自己的生生世世都给了她,尽管与她经历了万千世的情劫,他也从未后悔过,如今这一世的她这般说出口,让他怒气冲天。

    “因为我不爱你,我不喜欢你,我也想,也想过我的生活,我才十六岁………”她的生命还很长,很长。

    她无意识的躲拒着他的正眼。

    夜玄离斜着脸看她,眼底幽深,“你会爱上我,会喜欢我的!”

    所有的一切,早就注定了。

    苏青皱着眉头,对上他幽深的黑眸,掷地有声的说道,“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上一个用我的家人威胁我的男人!”

    “那你也不是在利用我!”夜玄离控制着自己的怒气,尽量放柔语气,“可我早就爱上了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