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青不敢置信的望向夜玄离,他、他………

    明明是他将自己逼上这条欺骗父母的路,可是如今他又将一切推回原点,不,比推回原点更糟糕。

    是他让父亲此刻下不来台,是他让父亲低声下气的跟他说话。

    明明还没上任,却已经端起了架子。

    “军长,你、你听我跟你说,我并不是有意………”

    苏文宗急切的想要留下夜玄离,解释些什么,夜玄离忽然抬了抬手示意别说了,他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弯下颀长的身躯强硬的将她扶起来,奈何扶起来苏青便又跪了下去,看着站在沙发后的母亲,嗓音哽咽的道,“女儿知道自己不孝,但女儿真的喜欢他………”

    她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却不得不将这瞎话说下去,苏青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是为了家,为了母亲,为了父亲。

    她,苏青真的就算是瞎了,也绝对不会看上夜玄离的。

    “苏青!”夜玄离彻底崩溃,一把扯住她冰凉的手,“你给我站起来,不要跪着!”

    看到夜玄离发怒,苏文宗立即也伸手去扶苏青,“女儿,女儿你先起来,起来在说………”

    苏青依然跪着,“爹,那你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女儿吗?”

    “恩!”苏文宗一向宠溺苏青,眼眶也湿了,转头看向唐婉,“夫人,你将青儿带进她的闺房里去,莫继续在外面让军长看了笑话!”

    “好!”唐婉浑身充满了气节,内心虽然对夜玄离有些惧怕,却一丝一毫也没有表现出来,镇定的向苏青走了过去,牵住苏青冰凉的手,“青儿,跟娘回房!”

    苏青终于站了起来,瞟了一眼夜玄离之后便厌恶的皱起眉头,他让她感觉恶心又讨厌。

    因为他,她在父母面前乖巧、活泼的女儿形象全被毁了,因为他,她还说谎欺骗父亲母亲。

    今天才与他相见,他却差点毁了她的家,她真的恨透了夜玄离。

    看着苏青和她母亲离去的背影,夜玄离将她的表情,她的厌恶,清清楚楚的全部都看进眼中。

    他理了理军帽,没有多跟苏文宗多说半句话,转身便走。

    苏文宗立即追了上去,“军长,军长今天真是抱歉,让您见笑了,家女是我没有教好,让你看到这样子的一幕是我的错,军长………”

    “军长,晚宴已经准备好了,您留下来用完晚宴在走———”苏文宗着急死了。

    “不必!”夜玄离此刻已经走到官邸门外,早就停在那里等候的司机立即走了出来打开车门,夜玄离钻了进去,留下一个冷冷的背影给苏文宗,对着司机说道,“开车!”

    苏文宗站在原地,显得格外的落寞,周围的风一阵一阵的刮来,他自责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自言自语的自我责怪道,“苏文宗,你就是个孬种!”

    他真的是个孬种,不能义正言辞的告诉夜玄离说女儿不能嫁给他,半句话都没能为女儿说。

    他竟然还说不一定想娶自己的女儿?

    哼,他苏文宗还觉得这个夜玄离目中无人,狂妄自大配不上他的乖女儿呢。

    想到这,苏文宗忽然想起刚才女儿竟然说喜欢他,他立即转身便往官邸了走了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