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们已经离开了,接下来是我们的两人时光,念念。”袁睿坐近她身旁,之前的绅士形象已消失殆尽,眼底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许念感觉身体有一丝燥热,推开搭在自己肩上那条手臂。

    强作镇定说,“袁睿,谢谢你今天替我庆生,现在已经庆祝过了,我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

    刚站起来,还没走迈开步子,手臂就被猛地一拉,整个人跌进了大大的沙发。

    袁睿一个翻身,膝盖跪在沙发上,单手按住许念的肩膀,将她囚禁于臂膀中;边扯掉领带,边扯着领带,邪恶的目光居高临下看着陷在沙发里,面色绯红的可人儿。

    许念挣扎着要起来,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心底暗惊不妙,大叫道,“袁睿,你要干嘛?”

    “念念,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将自己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你。”袁睿邪笑着,开始解衬衫扣子。

    “袁睿,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我爸爸要是知道你今晚对我所做的一切,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许念咬着牙愤怒又恐慌地骂道,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软软的,像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许念不是涉世未深的少女,身体的异常反应让她想起电视剧里的剧情、和网上的新闻报道——

    她好像被下药了。

    仔细回想了下,从进来到现在,她只喝了点儿袁睿当着她面开的那罐果汁。

    看来他早就预谋好了,而自己却毫无察觉。

    “念念,我喜欢你,喜欢了整整四年;义父辛苦了大半辈子,差不多需要个接班人了,而你和我结合,是再好不过的结果,我相信义父不会怪罪我的。”袁睿很是狂妄自信,说的话半真半假。

    袁睿是喜欢许念,不过还没到非她不可的地步;主要目标是许念父亲手中的庞大事业,许念对他来说,是一块很好的上位垫脚石。

    等生米煮成熟饭,一旦许念怀了他的孩子,不怕继承不了她父亲的事业和财富。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远大梦想即将实现,袁睿体内的兴奋因子越加蠢蠢欲动,原本俊朗的脸庞变得有些狰狞可怖。

    许念呼吸越来越急促,全身使不上力气。

    “袁睿……住手。”许念双手死死地抓紧领口,声音颤抖而带着哭腔道,“不要……”

    见他缓缓低下头,想要吻自己。

    许念脸一偏,抬起头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下去,血腥味立刻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袁睿‘啊’地大叫一声,恼羞成怒地甩了许念一耳光,捂着脖子退开了几步。

    许念忍着强烈的眩晕和脸颊的剧痛,迅速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用尽力气朝门口处逃离。

    袁睿见她逃跑,脸上燃烧着狂炽的愤怒,却从容地走了上去。

    反正他已经和‘暮色俱乐部’的负责人打了招呼,就算许念逃出了这件包厢,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许念冲出包厢,便撞进一个结实怀里,如溺水的孩子抓住救命芦苇般,双手紧紧攥着对方的衣服,“救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