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色朦胧

    许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准备睡着的时候,隐约听到客厅外面传来敲门声,许念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老婆,开门……”

    宫澈!

    许念瞬间清醒了,却并没有立刻下床去开门,心底有些复杂。

    听着外面锲而不舍的叫唤,许念挣扎了下,最终还是掀开了被子走下床。

    “宫澈,你……”她猛地拉开门,话没说完,就感觉他把一个东西塞进自己的怀里。

    “呐,送你的。”宫澈身上隐隐有股酒味,带笑说道。

    许念低头一看,是包装很精致华丽的娇艳欲滴玫瑰花,鼻尖一酸。

    又闻到他身上有酒气,拧了下眉,“你是不是喝醉了,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别生气了,好么?”宫澈走了进来,顺手关上门,温柔哄道。

    许念觉得一阵委屈,他把这里当成什么了?

    说走就走,要来就来。

    “你不是滚了吗?还回来干嘛。”她红着眼眶大声道。

    “我说了,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就算要滚,也要带上你一起滚。”他声音缱绻眷恋,一手捧着她的脸,擦掉她脸颊的泪,“这不回来了吗?别哭了。”

    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哭泣的时候,越是安慰,眼泪就掉得越凶,像是要把所有情绪都统统倾泻尽般。

    “宫澈,你这个大混蛋。”她哭着大骂。

    只是轻易的一个动作,就将她的心湖搅得一团乱。

    宫澈冷蹙了一下眉,眸色暗沉了几分,这个女人还真是……

    想起那个调酒师的话,心想反正这都关起门了,自尊和面子都放一边,尽管哄就是了。

    “好好好,我是超级大混蛋。”他顺着她的意,“不哭了,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你是不是在嫌弃我丑?”她瞪着他问。

    “不嫌弃不嫌弃。”他忙道。

    “所以你认为我长得丑了?”她依依不挠。

    宫澈“……”

    这小女人还真是得寸进尺,没事儿找事。

    觉得怎么回答都不会合她的意,索性直接用吻封住她的小嘴。

    简单粗暴。

    “唔~”许念挣扎了下,态度渐渐软化了,一手环上他的脖子。

    宫澈觉得她捧在怀里的花太碍事,一把抓起就丢到一旁。

    “花……”许念想伸手去抢救,却被他突然抱起。

    “别管花了,你要喜欢,改天再送你。”

    说完,他抱着她朝房间走去。

    月色如水,洒进房间内,斑驳成影。

    而床上,一对人儿正上演着一场缠绵之舞……

    ……

    事后

    许念强撑着困倦睡意面对他,柔软的小手轻轻抚上这张绝美无双的脸庞,想起白天那一耳光,心脏抽痛了下。

    “对不起,还会疼么?”她轻问。

    宫澈拉下她的手,吻了一下她柔嫩的掌心。

    他说,“只要你能消气,一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许念垂下眸子,手指有意无意地在他胸膛画着圈圈。

    今晚的他太美好,美好得像一场极不真实的梦。

    “还不睡?那再来一次。”宫澈抓住她撩人的小手,在她耳边暧昧低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