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妃嫣气得大骂!

    “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功力全失,现在在这间密室,你没能力反抗朕,也逃不走!今晚,看你怎么逃出朕的手掌心!”

    说完,暴君的吻便猛烈的迎了上去!

    “你……你让开!”

    妃嫣想要推开他!

    可是,这个发青的男人,却好像一座巍峨的巨山,失去内力的妃嫣却是怎么都推不动他!

    而妃嫣越是反抗,暴君就越是兴奋!

    他右臂紧紧的从后面箍住妃嫣的腰肢,整个虎躯如同一块烧红的炭,紧紧的贴着妃嫣,将她挤到墙面!

    “啊!”

    妃嫣如同绵羊一样被挤压着。

    暴君却更加的放肆,激烈,狂野……粗暴的如同一头野兽!

    左手在她赤果果的身子上,光溜溜的来回……

    “今晚。你就来履行做一个妻子应该尽的义务!好好的……服侍朕!啊!恩!哈!……”

    暴君说话如暴雨喘息,火热的唇却疯狂在她舌尖肆虐……

    “你……你……”

    妃嫣想要反抗,却哪里是他的对手?

    就算要说话,她也说不出来了。

    她已经彻底的沦陷在这个冲动而粗暴的男人,温柔狂野的攻势……

    “求求……求求你……”

    妃嫣心里难过,委屈的哀求着。

    “你……你不要让我恨你!求求你,不要破坏你在我心里面仅存的一点点美好!”

    妃嫣无力的残喘,身子却没有反抗之力,早已经被暴君侵入透体……

    “不!不要进去!”

    妃嫣感觉到暴君接下来要做什么,哀求着他!

    暴君一抬眼,冷笑:“你是朕的妃子,服侍朕是你的义务!妻子就应该有一个妻子的样子!”

    冲动的暴君,今晚要彻底的征服这个不听话的、赤果果的小妻子……

    “你……你……的眼睛!”

    妃嫣惊恐的发现,暴君的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火焰一样的红色,射出暴戾凶残之色。

    当初小白发作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

    他走火入魔了!

    妃嫣记得,暴君那一次为他挡毒器中毒,引致体内魔气乱窜,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也曾经走火入魔过一次。

    上一次他曾经走火入魔。

    难道,今天他也是走火入魔了吗?

    看到他这诡异的火红的眸子,妃嫣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是身不由己。

    “不……不要!你会后悔的!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你在我心里最后一丝回忆,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

    妃嫣几乎是哭求着说这些话。

    她不知道自己发自内心的这些话,对此刻走火入魔失去了人性的暴君来说,究竟有没有作用。

    只是……

    她实在不希望自己和这个男人,这个深爱过的男人,走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为何老天爷要这么折磨她啊?

    她只是想要好好的去爱一个人。

    她已经不想去争什么了。

    不属于她的,她已经潇洒的放手。

    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残忍?

    偏偏要让她最深爱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难道真的要她彻底的恨透这个男人吗?

    妃嫣内心悲痛,情到深处,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她已经放弃了反抗。

    反正,她已经没有能力反抗。

    在这个史上最年轻宗师级高手,性格最残暴冷酷的男人面前……

    失去内力的她,任何反抗都是多余的。

    她闭上了眼睛。

    默默的等待着……凌迟般的痛苦!

    不!

    比凌迟更加的痛苦一万倍!

    伤害她的,是她最深爱的男人啊!

    可是,当她闭上眼睛之后,却发现,她的身体的压迫感停住了。

    她睁开了眼睛。

    看到暴君一脸惊疑复杂的表情,很认真的看着妃嫣的脸。

    “你……你刚说什么?”

    暴君似乎很吃力的问出这个问题。

    “我……怀孕了。你忘记了吗?”

    妃嫣有些委屈的说。

    虽然这样说让她觉得自己有些无耻,

    可是,至少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

    不管她有没有怀孕,现在先度过了难关再说。

    “怀孕?”

    暴君的眼眸总突然闪过一丝祥和之色。

    一闪而过。

    很快就恢复了凶残。

    “嘿!贱人!你想欺骗朕?”

    暴君的嘴角,泛起最是冷漠的笑容……

    妃嫣大惊。

    糟糕。

    就连他最关心的腹中龙种此刻也没有作用了!

    连最后一张保命符都失效了。

    该怎么办?

    暴君身子用力的压迫着妃嫣的娇躯,雄性的气息散发出狂躁而凶猛的预示……

    不行!

    不能屈服!

    就算没有任何希望也不能坐以待毙!

    妃嫣突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