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到那么霸气的一辆车,挡在了道路中央,乌娜先是一愣,随即,她不安的推开了车门走出来。

    安容站在车前,盯着对面的房车。

    车门拉开,洛爷居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他,余一总算放下了心里的石头。

    还好,这老爷子赶得及。

    “干爹?”安容诧异的蹙下眉,扭过头去看余一,后者立即装作没事人似的,扭头看风景。

    “小容,”洛爷慢腾腾的走过来,身着一件黑色中山装,戴着黑超镜,气场十足。

    安容走上前,“干爹,您老怎么来了?”

    “哼哼,我再不来,你可就要抛妻弃干爹了!”洛爷站在那里,冷漠的视线,扫过他身后的乌娜,又冷冷的收回了目光,盯住安容,“这是怎么回事啊?”

    安容眼眸微垂,“干爹,是我的意思。”

    “你的?”洛爷冷哼一声,“小容,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这才多久啊,你就敢给我换了个儿媳妇?你让我这面子往哪搁?”

    说话间,洛爷的语气不禁严厉许多,视线也愈发犀利了,余光扫过乌娜,她不由吓得低下头。

    安容沉声,“干爹,我已经做了决定。”

    洛爷气得把眼一瞪,“你,跟我过来!”

    转身,他就上了房车,安容跟在他身后也上了车,阿蜞将车门关上,他敛手站在车外。

    乌娜一看便急了,“安容……”

    这个洛爷一定是来劝他留下来的!安容怎么能跟着他上了车呢?

    她紧张的站在原地,一咬牙,想也不想的就走了过去,“那个……麻烦你跟洛爷说一声,我们要赶飞机,时间快要来不及了!”

    阿蜞仅是低眸看了看她,脸上敷着浅薄的微笑,“洛爷在谈话时,没人可以打扰。”

    “可是……”

    乌娜还想再说什么,阿蜞一摆手,很有礼貌的阻断了她的话。

    乌娜心有不甘,可又说出来别的,只得幸怏怏的走了。

    余一憋着笑,坐在车里好不得意,想就这么把他们家的少爷带走?哪那么容易哼!有问过他余一吗?

    车内,洛爷跟安容两人面对面坐着,洛爷板着脸,没好气的问,“怎么搞的,居然让一个女人给威胁到了!你要是觉得不方便下手的话,干爹替你摆平她!”

    安容轻轻摇了摇头,“她不能有事。”

    “你说什么!”洛爷恼了,瞪着他,“你还向着那个女人?!”

    洛爷生平最恨的就是感情不忠的男人,这不摆明了朝三暮四嘛!

    安容苦笑一声,“米莎的血型很特殊,谁又能保证,像昨天那样的事,不会再发生呢?”

    洛爷一下子怔了住,他没想到,这小子如此护着乌娜,是因为她跟米莎的血型符合,这么稀有的血型,的确是可遇不可求……

    他绷着脸,沉默半晌,说,“那就暂时先留着,我就不信,我们找不到别人!实在不行,我就让人天天抽出她的血,给小莎留着!”

    这会的洛爷,典型的黑道做派,他才不管什么残暴不残暴!尤其乌娜居然敢使用手段威胁安容,那更是洛爷所不能忍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